我挑在了申花球队飞抵的那天到的天津,是从重庆去的。当天,华北大雾,上海飞天津的航班都没能准点,甚至取消了不少。球队来的那个航班,是当天第一班从上海飞抵天津的航班。

所以,当上海来的球迷都没能如期抵津时,我成为了唯一一个在机场迎接球队的申花球迷——但不是唯一一个球迷,因为还有十数名泰达球迷在场。申花此行是去客战权健,因此作为同城对手泰达的球迷到场也并不令人惊讶。

当晚泰达也有比赛,主场和苏宁,几位泰达球迷邀我前往。泰达领先了大半场,最后却被苏宁绝平,助攻的是申花租借到苏宁的高迪。一位泰达球迷问我什么感受?答:就,挺复杂的。

之后申花比赛当日,权健主场偏远,我们包了一辆大巴从市区前往。令人惊讶的是,主队亦有大量球迷是乘坐大巴到场的。更令人心惊的是,细看之下大巴号牌来自五湖四海——冀、豫、鲁、皖、苏,甚至还有一辆沪牌的大巴。

他们在排队领球票,还有一件没有耐克标志的球衣。他们说这是「正版助威服」。

那个赛季双方第一次交手,秦升被激怒踩了一脚维特塞尔,孙世林在帕托打丢了一粒莫须有的点球后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就是两张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罚单。第二回合,双方球迷剑拔弩张。

赛前的大屏幕上,反复播放着权健助威歌的教学视频。比赛中,权健球迷会用着大喇叭狂嘘孙世林,申花球迷唱歌助威回应——几次往返里,经常是嘘声早就止息,歌声还未停歇。

当然,最后0-3不敌实在是让做客的申花球迷脸上无光。不过那两天里我看到的一切就证明了,哪支球队真正属于天津,哪支球队才代表了天津一代人之间的文化。

然后,权健变成了天海,然后又消失了。泰达变成了津门虎,然后前途未卜。事到如今,只能祝福天津足球好运,祝福泰达好运。那天偶遇的几位泰达球迷,如果你们能巧合地看到这条微博,我真诚地希望你们不会心碎在这个冬天,希望有机会还能因为足球在天津相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