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加油!”2020年的11月,在淀山湖畔的上海市水上运动中心,平静的湖面变成整齐的赛道,金秋的暖阳照射水面,来自全国21个省市的运动员相聚上海,一条条船艇在水上竞速、一场场比赛在激烈展开。

时间回到70年前,由于种种原因,彼时的上海赛艇队只能在黄浦江上训练,无休无止的风浪与川流不息的游船使他们愈发艰难。从运动员到教练,都渴望着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家”。

在1958年,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陈丕显在制定城市发展规划时,提出了将淀山湖打造为“东方日内瓦”的主张。但受限于时代原因,陈丕显当年的设想未能落地。直至20世纪80年代初五运会落户上海,淀山湖的开发被再度提起。

为开发淀山湖、合理分配土地,上海市政府规划办与各单位召开会议,共同探讨水域、陆地的开发问题。作为体委代表,祝益寿出示了一张人工绘制的彩色体育区域图,在图纸上圈圈画画看似简单,背后则是祝益寿及整个筹建组夜以继日的工作与不知疲倦的奔波。

经过无数次的讨论、研判,上海水上运动场在1982年2月2日正式动工了,而次年8月就是五运会开幕的日子。满打满算,也仅有18多个月的工期,但那时候真的做到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水上运动场的建成,背后也有上海赛艇队教练员、运动员们的付出。当时还在嘉定浏河集训的上海赛艇队接到了一项重要任务——植树,要让郁郁葱葱的树木从三一八国道一直延续到水上运动场的两岸(3公里)。美观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则是为这片空旷的场地抵御大风的侵袭。于是每到周末休息时,上海赛艇队全队就会前往淀山湖畔,将2800余棵树苗一棵一棵栽入泥土。这些树苗寄托着队员们对“家”的期盼,也寄托着上海赛艇运动不断攀登高峰的希望。

1983年8月15日,这是一个每一位筹建组成员难忘的日子,随着水上运动场第一期工程提前20天竣工,心中的重担总算卸下。清澈的湖水引进主航道,运动员们如期进场训练,近百名工作人员开始接受培训,每个人都在等待着五运会的到来。

1983年9月18日,五运会的大幕在上海徐徐揭开。这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届在北京以外的城市举办的全运会。作为东道主,上海代表团的运动员们个个踌躇满志,却也难免倍感压力。

9月27日,上海赛艇队队员们期盼许久的决赛日终于到来,但命运又和所有人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一场台风的来袭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赛艇项目的决赛日就这样出乎意料地向后顺延了一日。

9月28日,或许是全运会史上最荡气回肠的赛艇决赛日。率先进行的七个男子项目中,梁波、邓玉发参加的男子双人双桨,颜军、徐国良、李建新(舵手)参加的男子双人单桨有舵手,唐红卫、顾家宏参加的男子双人单桨无舵手,张建林、周海昆、郑伟国、颜军、孙伟(舵手)参加的男子四人单桨有舵手,唐红卫、周海昆、顾家宏、郑伟国参加的男子四人单桨无舵手,均获得冠军。仅仅一个上午,上海代表团就获得了五枚金牌。

上海赛艇队猛烈的攻势并未就此停歇。当日下午进行的女子项目争夺中,陈昌凤力夺女子单人双桨金牌,又与史美萍一同问鼎女子双人双桨项目,黄美霞、朱崇娣夺得女子双人单桨无舵手冠军,郑益芳、黄美霞、陈英、朱崇娣、张黎明(舵手)获得女子四人单桨有舵手金牌,在女子八人单桨有舵手项目中折桂的是由郑益芳、陈英、李毅、瞿慧、张晓洁、刘惠琴、黄美霞、朱崇娣、张黎明(舵手)组成的上海队。谁都知道上海赛艇队的实力,但在全运会开幕前又有多少人能预料到,这支常胜之师能缔造“一日十金”的奇迹!此后的数十年间,上海赛艇队在五运会上的伟大表演一次又一次地被外界提起。

当时间再回到2020年的11月,2020年全国赛艇锦标赛在水上运动场开桨,成为了赛艇人关注的焦点。最终,上海队以四金一银的成绩收官,上海作为东道主,也收获了盛赞。奥运“五金王”、赛艇传奇人物史蒂夫·雷德格雷夫盛赞上海市水上运动中心场地:“我去过世界上许多赛艇赛场,这里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赛场之一。”

其实,早在竣工的那一刻起,上海水上运动场就以其精巧而又完整的布局、先进而又完善的设备,以及极具艺术审美的建筑设计,跻身世界一流场馆的行列。随着时代的变迁,它也从未沉浸在自我满足中固步自封,反而在此后的数十年中多次以扩建的方式不断自我完善。

作为主赛场,上海市水上运动中心对水域部分的消浪设施、阿尔巴诺系统、航道码头、移动发令塔等,陆域部分的艇库、停船坞、竞赛中心、主看台等进行了历时一年的综合改造。此外,按照国际赛联的要求,赛区还新建了场地的安全监控系统、计时系统、夜间照明系统以及对赛事核心区域进行了无线WIFI覆盖,完全满足国际赛联的办赛需求。如此精心修缮的赛场,为运动员们创造了最佳的比赛环境,助力他们在比赛中取得好的成绩。

时至如今,上海水上运动场早已成为上海水上运动,甚至上海体育事业的一座丰碑。它的伟大不止在于场地本身,更因为见证了一代又一代的上海水上项目运动员的汗水与辉煌。

作为一项户外运动,赛艇比赛的成绩与变幻莫测的大自然息息相关。由于每场比赛的场地、气象、水文等自然条件均存在差异,即便是前后两组比赛或同组比赛位于不同航道的赛艇面临的自然条件也可能是不同的。因此,赛艇比赛的成绩不具有绝对的可比性,也没有设立世界纪录。

小体来送福利啦!你知道国际赛艇比赛需要设置几条航道吗?即日起至7月25日12时,在本文留言区说出你的答案,并在“上海体育”政务微信后台发送“答案+姓名+地址+手机号”,小体将随机抽取10位粉丝,每人获得“上海体育”精美周边产品一份,未中奖者将不再单独公示或通知。

“体荟魔都”小体在周末—运动一“夏”暑期主题线上城市定向赛热力来袭,赶快报名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